感染性休克时血管活性药物的应用

作者:Jin Qiang 分类:临床医学 阅读:540次 暂无评论 

  感染性休克(septic shock [ˈseptɪk ʃɔk])的治疗包括抗感染、器官和各系统功能支持、免疫调节及炎症控制、营养支持4个方面,其中纠正血流动力学紊乱、改善组织器官低灌注是治疗关键之一,今天主要来谈下循环系统支持的血管活性药物的应用。
  当进行了充分的液体复苏后,但感染性休克仍持续存在时,需要立即给予血管活性药物支持治疗;常用的药物有:去甲肾上腺素(左旋去甲肾上腺素)、肾上腺素、血管加压素、去氧肾上腺素(苯福林)以及多巴胺

  拯救脓毒血症指南建议如下:

  去甲肾上腺素主要作用于α受体,而刺激心脏β1受体的作用轻微,对β2受体几无作用,与肾上腺素相比,其血管收缩效应突出,正性肌力效应较弱,并反射性地引起心率减慢。临床应用主要是其升压作用,对心排血量的影响取决于血管阻力的大小、左心室功能状态以及各种反射的强弱。静脉输注时在0.1~1μg/(kg·min)剂量范围内,能有效提升平均动脉压,而在剂量>1μg/(kg·min)时,其导致炎症、心律不齐、心脏毒副作用变得突出和明显。

  多巴胺属于儿茶酚胺类药物,是去甲肾上腺素前体,既可激动α受体和β受体,还可激动多巴胺受体。其主要是通过增加心输出量来提升平均动脉压(同时增加心率和心搏量),常用剂量2~20μg/(kg·min),小剂量1~4μg/(kg·min)时主要是多巴胺样激动剂作用,有轻度正性肌力和肾血管扩张作用,5~10μg/(kg·min)时主要兴奋β受体,可增加心肌收缩力和心输出量,10~20μg/(kg·min)时α受体激动效应占主导地位,使外周血管阻力增加,更大剂量则减少内脏器官血流灌注。

  指南建议,最佳平均动脉压并非绝对的,应该个体化看待,对于有高血压和已知动脉粥样硬化病史的患才需要高于65mmHg的平均动脉压;也许对于年轻健康、基础血压正常的患者平均动脉压可以低于65mmHg,同时,也应该通过关注血乳酸水平、皮肤外观及温度、尿量、精神状态等指标的变化,来综合评估血流动力学的变化。

评论